[返回]

《流浪地球》诞生记:
中国科幻元年就此启航

 编者按  春节期间,有一部电影口碑炸裂,朋友圈被刷屏,截至2月10日,以超过20亿的票房,夺得春节档票房冠军宝座,这部电影就是青年导演郭帆指导的中国首部科幻大片《流浪地球》。而令我们济宁人骄傲的是,这位多才多艺、翩翩青年才俊郭帆,就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济宁人。记者采访郭帆的姥爷、原济宁市市中区政协主席付云光时,郭帆的家人说:“他没有忘记家乡,是最难得的品质。”
 “如果你要拥有你从未有过的东西,那么你必须去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这是2018年5月4日,郭帆在拍完《流浪地球》最后一幕戏后,对剧组所有人说的话。中国的科幻电影没有前人铺路,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流浪地球》的拍摄本身就是一次冒险,在给未来所有中国科幻电影趟路。

 《流浪地球》导演、济宁人郭帆

 郭帆与济宁一中班主任老师合影

 这部电影的诞生,是一个关于“希望”和“牺牲”的故事。

 1995年,15岁的郭帆,看了卡梅隆导演的《终结者2》后,全身血液沸腾了,激动得一夜未眠,他在心里暗暗立志:“我要成为一名科幻片导演。”
 高考,他报考北电,结果没考上,被海南大学法律专业录取了。对于很多人而言,可能就此便放弃了梦想,但郭帆心不甘,“我当时问自己:到了80岁,躺在椅子上回忆时光时,你会为放弃电影梦想而后悔吗?”

 从海南大学毕业后,他就开始了北漂,凭借画画这门手艺,混迹于电影电视节目组,还在张艺谋的剧组呆过。北漂几年后,郭帆对电影行业有了一定了解,于是再次报考了北电导演专业,这一次,他成功了。
 2010年至2014年,郭帆执导了两部电影——《李献计历险记》和《同桌的你》。这两部电影虽然没火,但帮郭帆拿了几个小奖,如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如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大奖,他也因此入选新生代导演11人名单。
 虽然执导了两部电影,但郭帆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科幻。他买了很多很多书,关于天体物理的,关于量子力学的,“没事就一点一点啃,为拍科幻片做准备。”
 2015年,电影局选了5名新生代导演去美国好莱坞学习,郭帆也在其中。这一趟学习之旅他被震撼得瞠目结舌:“中国电影工业跟美国电影工业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郭帆在心里暗下决心:“我要拍一部中国科幻片给你们瞧瞧。”

 2015年8月23日,世界科幻文学领域至高荣誉“雨果奖”公布:中国作家刘慈欣撰写的《三体》,斩获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也是亚洲人第一次获此殊荣。
 没多久,郭帆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中影制片公司总经理凌红打来的。见了面,她摆出刘慈欣三部科幻小说:《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然后说,你对哪一部有兴趣?”郭帆毫不犹豫:“流浪地球。”
 其实在找郭帆之前,中影已找过卡梅隆、阿方索,还找过吕克·贝松,“希望这些名导来执导刘慈欣作品。”但都被一口拒绝了。于是中影又找到几个国内大导演,但也被一口否决了:“中国目前还不具备拍出好科幻片的能力。”

 为了抓住“先试试弄一弄”这个机会,郭帆豁出去了。他自己垫资100万。他先找到北漂老友龚格尔,“你做我的制片人吧!”然后两人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天天去和中科院科学家、物理学家、社会学家闲聊,并聘请其中多位做了学术顾问。
 他们想干什么呢?先从电影《阿凡达》说起吧。科幻片《阿凡达》问世后,影评人曾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拍不出《阿凡达》?因为中国人不讲究“科学”。卡梅隆拍摄《阿凡达》时,先编制了一本《潘多拉星球百科全书》,构建了一个完全自洽的新世界。《星际穿越》《指环王》也是如此,好莱坞在拍摄这些科幻片时,都构建了一套完全自洽的逻辑体系。
 郭帆为什么要聘请这么多科学家?他就是想寻找“不自由的想象力”。
 第一步:构建严谨的世界观。
 第二步:编制一百年编年史。让大家了解整个事件是怎么一步步发生的.
 第三步:制定3000张概念设计图。“50年后人类世界是什么样子,为了把50年后的世界具象化,郭帆做了3000张概念设计图。“包括行星发动机、地下城、运载车等所有场景的细节构思,分镜头画稿则达到了8000多张。”
 第四步:改编剧本。《流浪地球》这部小说,原本讲的是这么一个故事:太阳即将发生氦闪爆炸,然后膨胀成巨大的红巨星,吞没太阳系所有适合居住的类地行星,为了躲避这场灾难,人类决定把地球改装成巨大的飞行器,逃出太阳系,寻找新家园。整个移民过程持续2500年。如果将2500年都拍成电影,那容量就太大事情就太庞杂了,于是郭帆决定大删减,只选取书中“经过木星”这一段内容。
 这段内容在小说中只有一千字左右,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危机,但郭帆决定将其改编成“木星危机”。“地球将被木星引力捕获,于37小时4分12秒后撞击木星。”删繁就简,只取一勺,郭帆的这个脑洞真是绝了。

 其实在《流浪地球》之前,就有影视公司想拍刘慈欣的《三体》,只是改编非常失败,引起网民一片怒骂。所以得知中影想拍《流浪地球》后,大刘的粉丝们在网上怒吼:“不要让中国人拍!不要让中国人拍!不要让中国人拍!”
 其实不光是大刘的粉丝,业界导演和演员也几乎断定:“中国现有条件拍不出真正的科幻片。”以至于剧组向吴孟达发出邀请后,吴孟达一开始竟然不想出演:“这恐怕是好莱坞不要的烂片,我们买回来想试试看吧。”
 面对这么一个不知名导演,面对这么一个中国现状,中影的领导内心其实非常忐忑,“投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为了进一步降低风险,他们找来北京文化等两家公司,一起共同投资了《流浪地球》,整个投入1亿多一点点。
 拍摄硬科幻电影非常耗钱,所以好莱坞投资一部片子,通常预算都是两三亿美元。而郭帆拿到的预算相差十几倍呢。所以郭帆一开始就毅然决定:“不请昂贵的流量小生,把大部分钱花在场景、道具、特效上。”郭帆找的主演,都是二三四线演员,比如屈楚萧、李光洁,有的主演我们连名字都没听过,比如赵今麦。其中名气最大的演员,就是已处于退休状态的吴孟达。“最大程度地节约资金,就是想做一部真正的科幻片。”

 节省下来的资金,郭帆用在了制作道具上。电影工业化标准化,正是中国电影和美国电影的巨大差距。中国电影其实并不缺钱,“钱并不是工业化的标准,一整套分工明确的专业流程才是。”
 《流浪地球》整个片子拍下来,要制作10000多件道具。很多道具的设计极其复杂,一套宇航服要用1100多个零件,一个头盔的构造多达14层,“手工模型工艺根本无法完成,必须用工业工艺。”很多道具的造价极其昂贵,一件盔甲就要40—70万元。
 节省下来的资金,郭帆用在了制作场景上。搭建地下城、冰原、行星发动机控制室、宇宙空间站……场景的搭建极其精细,精细到什么程度?“像在峡谷里的有些挖掘机,我们在里面加上了安全标语,‘平平安安把家还’什么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们就是要弄得跟真的一样,这样它要被毁掉的时候,你才会觉得那里边有人,你才会真正地觉得心疼。”
 节省下来的资金,郭帆用在了制作特效上。《流浪地球》最后的成片,一共有2003个特效镜头。郭帆本想全找美国公司做,飞去一谈,吓傻了,“一个S级的特效镜头,5~7秒就是20万美金。我们有2000个镜头,用不起。”
 没办法,大部分特效只好找中国公司做。价格虽然是低了很多,但就是需要翻来覆去地修改。“全片2003个镜头,每个镜头改100版很正常,最多一个镜头我们修改了251版。那段时间,我脑里全是特效镜头,其他事一概都记不住,整个人跟傻了一样,非常痛苦。”

 这样大量地消耗资金,1亿元很快就花光了。几个投资公司一商量,又增加了几千万投资,但很快又被郭帆花光了。
 没钱了怎么办?于是,一系列牺牲开始了:郭帆把全部身家900万砸了进去;龚格尔把自己的车卖了;演员们自降了片酬;摄影指导刘寅自己花钱,买了几百万设备租给剧组。
 没办法,郭帆只好再次请求增加投资,但这一次,投资商产生了严重分歧,甚至在桌子上吵了起来,最后,一家影业公司决定撤资。
 撤资就更是雪上加霜了。空间站这一部分拍摄,剧组本想找一个大牌演员,“他的戏份不是男一号,但他愿意以自己的知名度带动项目,愿意为青年演员开路,同时只象征性地收一点点片酬。”
 龚格尔询问了多位大牌男星,大家说得都很明确:“中国科幻现在应该拍不了,我们对市场的掌握很熟悉,中国根本就没有这种机会。”
 不甘心的郭帆,突然间想起了吴京,“京哥是个非常仗义的人,拍完《战狼2》后,声名正如日中天。”于是郭帆就找吴京喝酒,喝到酒酣耳热时,郭帆说:“京哥,你帮我串场戏吧。”
 吴京看着满脸诚恳的郭帆,就像看到了当年倾家荡产拍《战狼2》的自己,于是一拍大腿就答应了:“今天我帮助你,以后你遇到执着追求电影艺术的人,你也要帮助他。”吴京原以为只是客串一下,没想到一客串就是一个月,“客串着客串着就成了主演。”
 吴京在剧组呆了一个多月后,被郭帆团队的精气神感动了,他掏出6000万,又从主演变成了出品人。有人问吴京:“电影拍烂了怎么办?”吴京说了这样一句话:“即使拍烂了,也比没人拍强。其实,我们已经成功了,因为有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未来,这7000人就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种子。”

 拍这部电影,演员们真是吃尽了苦头。有多苦,举一个例子吧。几个主要演员所穿的服装,最轻的一套是60多斤,最重的一套是130多斤。这种衣服穿起来特别麻烦,穿好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
 所以一穿好,演员们是不能脱下衣服休息的。要休息,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完完全全趴在地上,一是将自己挂在架子上。最最麻烦的是内急,内急要上厕所怎么办?剧组就让演员们穿尿不湿。李光洁一开始打死也不穿,结果差点把膀胱憋坏了。
 最最艰难的是65岁的吴孟达,他身体本来就非常不好,所以他拍摄的时候,救护车得在旁边候着。太苦了,达叔一开始有点后悔:“我65岁了,干嘛还要在这里受这个苦?”但拍摄了一段时间后,达叔也被整个剧组感动了,“能参演这部电影,值了。”

 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流浪地球》终于上映了。
 一开始,很多人并不看好这部电影,所以它的拍片量只排在第四位,远远落后于《疯狂外星人》《新喜剧之王》《飞驰人生》。但一播出后,口碑就炸了,票房和排片,两天后双双逆袭至第一。
 观众和影评人这样评价,“燃爆了,绝对是世界级的。”“中国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片。”“中国科幻元年就此启航。”这部片子甚至惊动了卡梅隆大帝,他为此还写了两句祝愿:“希望流浪地球的太空之旅顺利,祝福中国的科幻电影之旅好运。”

 谈起拍摄《流浪地球》时的感受,郭帆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的科幻电影没有前人铺路,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这次拍摄本身其实是一次冒险,在给未来所有中国科幻电影趟路。”
 但这次趟路非常成功。YouTube上有一条评论:“当灾难来临的时候,美国人选择坐飞船离开,而中国人则想要拯救这个地球,他们想创造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是啊,大家觉得中国电影工业化、标准化太差了,所以拍不了真正的科幻大片。但郭帆团队采用一种非常中国的方式:在有限预算下,通过群策群力,自愿牺牲自己的个体利益,最终实现了超极限的拍摄质量,
 不仅从此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也开启了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大门。(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