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济宁城隍庙的兴废(二)
                吴国柱

 提起“阎君”,即“阎王”(俗称“阎王爷”),又称阎罗玉、森罗王、森罗慈王或冥王。据《金瓶梅与道教》一书中说:“阎罗王者,昔为(印度)毗沙园王”,有“臣佐十八人,领百万之众”,其职责系“司典生死罪福之业,主守地狱”,带领“诸小狱等,役使鬼卒于五趣之中,迫慑罪人,捶拷治罪,决断善恶。”古梵语译音为“耶摩、阎罗、阎魔、阎摩罗”等。可见,“阎君”原系印度佛教所信奉的“主守地狱的神”。
    早为中国道教的信奉的“城隍神”,不仅能守护城池,“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还能“旱时降雨,涝时放睛,保谷丰民”,“上能通天,下管地狱”。于是中国道教便把印度佛教中专门“主守地狱”的“阎罗”及其所统领的人马和鬼卒,吸收了过来,并加以改造,从而使其变成在中国“城隍”庵下“剪恶除凶”的“十殿阎君”了。并还给他们起了中国名字: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森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可见,中国道教不仅把印度佛教的“阎罗”及其下辖的“诸小狱”改造成了“十殿阎君”和众鬼卒,还使其在中国的“城惶神”庵下当差,把中国的道教与印度的佛教有机地揉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了中国道教文化独有的品格。
 再说,在大门内两翼之所以建“土地祠”和“财神”小庙,据《缤纷的世俗画卷》讲:是因为“掌管人间的住宅,专门记录十二时辰中人的善恶”的“灶君”(俗称”灶王爷”),把“记录”好的材料,交由“土地上报给所属城隍,呈玉皇大帝”圈阅后,再由“城隍神”下发给各司阎王执行。可见,“土地神”是专门为“城隍神”收集黑材料的腿子。“财神”呢?传说,凡是“向他乞求钱财”者,均“能随时得到满足”。由此推论,“财神”原来是“城隍庙”不可缺少的钱袋子。所以,无怪乎在济宁老“城隍庙”中建有“土地祠”和“财神庙”了。这种唯我所用,在大庙中建有小庙的构思,可谓济宁老“城隍庙”中的一绝,是其它城市中的“城隍庙”里所没有的景观。
 尤其,济宁老“城隍庙”,每年于农历的清明节、七月十五、十月初一(即“三鬼节”),均举行盛大的“城隍庙会”、“济宁社火”(民间艺术表演)和隆重的“城隍出驾”(俗称“城隍出巡”)。所谓“城隍出巡,系由两个木制的“城隍神”像轮流用人抬着巡行于城内外的五关四隅。其办法是用抽签法,谁中签谁出巡。清明节和十月初一坐轿,七月十五乘“神舆”即“辇”,均用八人抬着巡行。出巡时的路线,由于季节的冷暖、天(日照)的长短不同,因而出巡的路线也随之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其路线是:清明节出庙门向西,经城隍庙街西街、北门大街南街、红牌坊街、西门大街、出西城、西关外大街、青龙桥街、文胜街、过草桥、南北街、慈灯寺街、中新闸街、皇经阁街、小南门、古路沟街、小大院街、二坝口街、过小闸口桥、老运河东、果子巷街、铁鼓庙街、枣店阁街、马驿桥街、玉露庵街、北关外、过大石桥、中段街、北玄帝庙街、奶奶阁街,进入“行宫”(奶奶阁庙)休息。后由“行宫”出来,经奶奶阁街、北玄帝庙街、中段街、过大石桥、桥南街、进北门、北门大街北街、城隍庙街西街“回銮”(回庙)。七月十五出庙门向西,经城隍庙街西街、北门大街南街、红牌坊街、南门大街,出南门,过南门桥、吉市口街、纸店街、汉石桥街、纸坊街、竹杆巷街,过小闸口桥、姜店街、安阜街、过虹桥、玉露庵街、北关外,过大石桥、中段街、北玄帝庙街、奶奶阁街、进“行宫”休息。后由“行宫”出来,经奶奶阁街、北玄帝庙街、中段街、过大石桥、桥南街、进北门、北门大街北街、城隍庙街西街回庙。十月初一出庙门向东,经城隍庙街东街、卫鑑街、)川云街、东门大街,出东门、玉露庵街、北门外,过大石桥、中段街、北玄帝庙街、奶奶阁街,进“行宫”休息。后由“行宫”出来,经奶奶阁街、北玄帝庙街、中段街,过大石桥、桥南街,进北门、北门大街北街、城隍庙街西街回庙。
 据说,每逢济宁老“城隍庙”举办“城隍庙会”、“济宁社火”和“城隍出巡”的时候,济宁周围好几百里城乡的信男信女便打着“朝山进香”的旗子,蜂拥而来。这是因为朱元璋在封天下城隍时,济宁“时为济宁府”,“济宁府,驻任城。辖任城、嘉祥、巨野、郓城、兖州、宁阳、曲阜、泗水、邹县、峄县、滕县、金乡、鱼台、单县、成武、东平州、汶上、东阿、平阴、阳谷、寿张、曹州、曹县、定陶、沂州、郯城、费县等二十七州县”(《山东通史》),后来虽改为济宁州、济宁直隶州、济宁县,“而名号仍旧”的缘故。所以,济宁城逢时都是人山人海,锦旗蔽日,鞭炮轰鸣,锣鼓喧天,非常热闹,十分壮观。可惜,我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但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济宁“城隍庙”的兴建,由于我家住在金山庵街,与“城隍庙”是隔壁近邻,而且这时我正好在城隍庙后街的“哑吧堂初级小学”上学,所以不仅亲眼目睹过它的筑墙、盖庙、塑鬼神像,还多次逛过“城隍庙会”,多次看到“济宁社火”民间文艺表演的各种“玩艺”,多次见过“城隍出巡”的盛大场面,以及还亲眼目睹过庙里的鬼神塑像被扒掉后的情况。
                        (本资料由区政协文史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