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爷爷的党费
         雨凡

   爷爷是党员,这是我小时候就知道的事。那时村里党员不多,爷爷在村里小学教书,是村里仅有的几个党员之一。父亲常跟我说,能够入党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爷爷书教得好,还特别仗义,敢说真话,喜欢帮助别人,在村里威望极高。我一直觉得党员爷爷与别人不一样,事事处处起带头作用,比方说交党费就留给我很深的印象。
  以前在学校教书时,爷爷的党费都是亲自交到校党支部。后来爷爷退休了,爷爷还是坚持月月到学校交党费。再后来,爷爷所在的学校撤并到镇上,他的党组织关系也转到了镇里的中心学校。村里距镇上有好几十里路,来去确实不太方便。爷爷去交了第一个月的党费后,父亲就跟爷爷商量,党费能不能让镇里在工资里直接扣,或者由父亲代爷爷交党费,免得爷爷老往镇里跑。“你懂什么?哪有党费在工资里扣的道理?交党费是每个党员的义务,更是一种荣誉”,记得爷爷当时很生气,板着脸把父亲教训了一顿,“党费姓‘党’不姓‘费’,党费不是扣的,是要党员每月用心去交。”自此,父亲再也不提此事了,每个月陪着爷爷去镇上交党费,成了爷俩的规定动作。
  据父亲讲,爷爷交党费是有仪式感的。交党费那天,爷爷总要起个大早,穿上一身干净衣服,然后坐着父亲的电动三轮车去镇上。不晓得的人,以为爷爷是去走亲戚呢。爷爷交党费时,总是先准备好零钱,双手郑重交给负责的同志,然后戴上老花镜,在党费表格上一笔一划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交完党费后,爷爷往往还要跟党组织汇报一下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情况。在爷爷心里,他一直认为亲手交党费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有些年份,爷爷还交特殊党费。如1998年发洪水那年,爷爷交了1000元的特殊党费。2016年,爷爷又交了3000元的特殊党费,纪念他入党50周年。不管春夏秋冬,爷爷都坚持按时足额向党组织交纳党费,用实际行动履行着党员的义务和责任。爷爷常常把他的党费证翻给我看,给我讲党的光荣历史,那几十本党费证陪着我慢慢长大。
  2017年冬天,爷爷因病去世,临走之前还托父亲代交特殊党费,还反复叮嘱同样是党员的父亲和我,每个月别忘了交党费。
  爷爷走了,但他的党费证,我一直留着,那是永不褪色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