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运河诗苑

佩戴党徽的老者
        荆卓然

去年夏天
我和朋友们心血来潮
去一座只剩下几十口人的村庄野游
我看见一位骨骼硬朗的老人
正牵着一条柴狗
绕着村庄巡逻
您为啥不戴个
写着“治安巡逻”的袖箍啊
这样对于坏人
绝对是一种震慑
有人为老人提出建议
认为红色袖箍可以辟邪驱恶
对于老者也是一种保护
老人没有言语
只是对我们指了指佩戴在胸前的党徽
好像在说
“共产党员”职责在肩
党徽就是我的工作证
 
据闻老人的党龄已经50多年
曾经是村里的老支书
他义务为村民巡逻已经20多年
保护着村庄的一草一木
他说  村民搬出去居住了
但老宅是村民的根
根在  就不怕他们不回来
望着老人远去的背影
我们集体向他行了一个
热辣辣的注目礼

荷花妆
  王景云

雨敲莲叶  水珠晶莹  滚动
脚踩泥土的潮湿  心如荷
身后的脚印已被风吹淡
抖落半生尘埃  扮一个荷花妆
蘸着粉红的胭脂  把安静
扑在荷田  藏置心间
涂一抹透明的荷花水粉唇线
蹲下来  与田田荷叶拥抱
减去浮华  嘈杂和忧伤
袅袅薄雾  香溢
四面八方